关灯
护眼
字体:

2小93、与小生走一趟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后世有史书记载,三国一统的大殷王朝长乐大帝殷九狐,是在睡梦之中接到被册封为太子的圣旨,由此可见,长乐大帝有多深得帝心。

    便是连紫禁城诸多的百姓也是那样认为的,然而真相,从来都是少数人才知晓。

    不巧,墨绯正是其中一个。

    她怔怔看着手里的明黄圣旨,就有些回不过神来。

    昨晚宫宴,帝后两人算是彻底撕破脸皮,不欢而散,后宫妃嫔与众位皇子自然就散了,第二日辰时,册封尤湖为太子的圣旨就到了皇子府。

    “阿绯这是喜不自禁?”尤湖调笑道,他挥手示意唱喏圣旨的太监退下,这转身,就勾住了她小巧的下颌。

    微凉的指腹触感,让墨绯回神,她撇开问道,“殷九狐自请出征之前,就控制了皇城禁军,而后沙场一番征战,你又以骁勇和功勋收拢几十万精兵良将的心,可我不明,你近几日才班师回朝,哪里来的功夫让朝堂那帮文臣悉数臣服?且能肯定帝后关系破裂之后,皇帝就能轻易将你册封为太子?”

    约莫,这也是很多人都想不通的地方。

    尤湖轻笑出声,狭长的凤眼滟潋成高深莫测的弧度,他长臂一伸,就将墨绯拉进怀里,“也不是很肯定哪。”

    墨绯手里拿着圣旨,扔不得,只的单手抵住他的胸口,头往后仰,微微拉开些距离。

    “皇城禁军,是殷九狐早就埋下了钉子,我这次回来,不会将不听话的拔除,剩下的自然就听话了,至于那帮文臣酸丁,手里没一兵一卒,又怕死的很,威逼利诱,变节的比什么都快……”

    “实在有顽固不化的。”尤湖低声说道这,凝视着墨绯,神色柔和,可从他嘴里吐出的话却叫人背心发凉。“杀了便是。”

    “这世间,可总是不缺能人的,一众朝臣,即便全杀了,那也不会空的。多的是人挤破头都想出仕。”

    现实便是如此赤luo|luo,可墨绯却无法反驳。

    尤湖将圣旨从墨绯手里抽出来,随意扔一边,叹喟的在她发顶以下颌蹭了蹭,转而言其他,“阿绯,明日我去让父皇赐婚,八抬大轿抬你进门,让整个南齐的人都晓得,你是我正妃!”

    闻言。墨绯敛着的睫毛一动,她挣脱开,不甚有表情地理了理衣摆,这才淡淡的道,“勿须在意此等虚礼。”

    似乎觉得自己这话干巴巴的,她又看着尤湖抿了抿粉樱的唇道,“你若有心,旁人的看法,有何重要?”

    尤湖嘴角的笑意浅淡,这当他自然不会驳她的意。至于自己要怎么做,那便是他自己的事。

    “随你欢喜。”他探手过去,拉着她指尖揉了揉。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尤湖正是享受这样恬淡的氛围。和堂来报,几位皇子联袂而来。

    尤湖一顿,“不见。”

    然他话才落,就有墨绯不太熟悉的嗓音蓦地响起,“太子哥哥,好生不念旧日兄弟情义。要父皇晓得,多半要伤心了。”

    墨绯就见尤湖凤眼一眯,黑长的睫毛掩映了眸底沉色。

    他忽的勾唇笑,“十弟说的哪里话,约莫眼下父皇是自顾不暇的,十弟就莫要再去烦恼父皇才是。”

    十皇子乃所有皇子理年纪最小,只因母妃乃四妃之一的贤妃,且外家也颇有些势力,故而当下也只有他还保有二三实力,但同样不可与尤湖对敌。

    原本尤湖在大殷为质,未曾回朝之时,众位皇子中,所有人都觉得当以十皇子为最,先不说十皇子本也是个出类拔萃的,颇受皇帝的喜爱,就是那年纪,都正当合适,毕竟皇帝也不过才堪堪四十有余罢了。

    待十皇子弱冠,恰好便是皇帝年老之时,而其他的皇子,皆过而立之年。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