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9章 亦真亦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我才不要!”

    少女往日清柔的声调,此刻充斥着紧绷绷的力道,每个字都斩钉截铁似的。或许是因为对着林妈妈和几个心腹下人,顾成卉一点都没有遮掩自己的嫌弃劲儿:“也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想的,已经给二姐姐陪出门过一次的东西,竟还要拿回来再做一次我的陪嫁!我是绝不肯受的!”

    不是她耍脾气,顾成卉是确实有些厌恶——对于顾成华这个人,她是鄙薄极了的。哪怕是她手里再缺钱,她也决不愿意用这种偷偷摸摸的方式去将顾成华的嫁妆占下来……

    这点情绪,也不是不能理解——林妈妈也觉得顾老爷这个办法有些下作了,不由点点头笑道:“姑娘到底是老太太一手养大的,可真是有气节……”

    可发话的却只有林妈妈一个——其余几个丫鬟对望了一眼,最终还是由忍冬吞吞吐吐地开口了:“可是……姑娘……”

    顾成卉用一双大眼睛瞪着她。

    “呃……昨日我们和念奴说话儿的时候,她提了提……好像二小姐这一回,带回来的可不止是当初的那些旧嫁妆——”忍冬的话说到这儿,橘白就忍不住插了一句口:“那可不!好歹也是做了几年的掌家奶奶呢,以二小姐的心性来说,那还有不雁过拔毛的?”

    林妈妈忙低声斥了她一下。

    忍冬继续道:“二小姐嫌弃念奴的模样,也不叫她近前去,因此她知道得也不大清楚。只是好像说二小姐在衣服被褥里,都缝进了银票……”

    “难道要让她坏事做尽,然后再拿着钱逍遥过日子?”这种激愤的语气,自然是出自于半夏无疑。这句话一说,顿时激得几个丫鬟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开了,连林妈妈都有点儿动摇,也加入到了“该不该拿二小姐钱”的话题里。

    顾成卉头都被她们吵得疼了,伸手拍了拍桌子道:“你们去把念奴给我叫进来。”

    众人的话头这才断了一下,橘白应了一声,忙出门去叫人了。不一会儿,她推开门进屋,身后跟着的正是脸上包满纱布的念奴。

    望着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神S情绪全被埋藏得深深的念奴,顾成卉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叹了出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了。

    她可怜念奴身上发生的惨祸,也能明白她心里必定是恨不得将顾成华食肉寝皮的——可这都不代表,顾成卉会心甘情愿地给念奴做枪使。

    进府之前还什么都没说呢,听说了自己的嫁妆凑不齐一事,念奴马上就向丫鬟们透露了口风……这不就是想借机撺掇自己出手么?至于缝银票一事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有待商榷呢……

    将丫鬟们和林妈妈都赶了出去,屋里只剩下顾成卉与念奴二人,顿时安静得一点声息都听不见了。

    白色的纱布中,念奴的眼睛垂了下去。

    “……我说过,你若是想报仇,只管来跟我说一声,无论怎么我都帮你。”顾成卉见她垂下了目光,自己也有几分无奈,端起茶杯轻轻啜了一口。“我帮你,不是因为我想从二姐姐身上得到什么,而是因为我纯粹就是看不惯。你以后不必那样了……”

    念奴低垂着脖子,始终不肯抬起头来看顾成卉。顾成卉也不以为忤,继续道:“至于二姐姐的嫁妆钱财,我是不会去动的。倘若你有朝一日改了主意,想换个地方好好生活,到时二姐姐的东西,都尽你拿去。她毁了你的一辈子,这点赔偿也不算什么了……”

    话说过了半响,就在顾成卉几乎就要失去耐心的时候,念奴的声音才嗡嗡地响了起来。

    “五小姐,你真是个不一样的。我也算明白了,是我小人之心了。”她微微一躬身子,算是行过了礼,告了一声罪,对顾成卉的话竟一句也没有应,转身便离了房间。当她一只脚将将踏出门去的时候,念奴突然回头,朝默默注视着她的顾成卉笑道:“我听说,奶奶要受去衣杖刑了?”

    顾成卉点了点头。

    “到时候,还得拜托五小姐,让我去伺候奶奶了……”念奴一面淡淡地笑道,一面走出了门去。

    望着空中不住晃动的门帘,顾成卉自己都没注意到,她又叹了口气。

    “姑娘,都正中午了,您还不赶快歇一会儿?”门帘外响起了脚步声,不一会儿,忍冬就探进了头来问道。“下午许家人要送嫁妆来了,到时还得全指望着您张罗呢!”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