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5章 一曲清歌,初奏厉音(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跟佟钰谈妥之后,贞宁便和龙玉麟去了承泽王府。虽然她早已猜到佟钰已将罗云的事告诉了他,但她是江南一行的领头人,而且她还惦记着他,这于情于理,她都该来这一趟。

    走入王府,贞宁还未走到大厅,芸嘉就从远处跑来了。“贞宁姐姐!贞宁姐姐!”她异常高兴的跑来,一身粉色旗装的她,很像春天里的粉色蝴蝶,为这萧瑟的冬天,添上了一处温馨的景色。

    “芸嘉。”贞宁躬下身子,将跑过来的芸嘉抱了起来,她跟芸嘉相互亲昵的蹭了蹭脸,这时,承泽小心翼翼的扶着纳喇氏走过来了。

    “贞宁。”纳喇氏喊了贞宁一句,贞宁这才看到他们。由于纳喇氏怀孕后身体有些不舒服,承泽便叫她穿上汉族女子所穿的平底鞋。因此,这一路走来,贞宁还真没注意到,他们走来的声音。

    “王爷、福晋。”贞宁把芸嘉放了下来,她给承泽他们夫妻行了一礼后,旁边的芸嘉就拉着她的披风,问她道:“贞宁姐姐,佟叔叔说额娘这一胎还是生弟弟。”

    闻言,纳喇氏浅浅一笑,她上前摸了摸芸嘉的小脑袋,对贞宁笑道:“这芸嘉啊,就不想有个妹妹,她听到是弟弟时,不知道有多高兴。”

    “谁说我不喜欢妹妹的,只是我喜欢贞宁姐姐跟佟叔叔生的妹妹。”

    芸嘉的话,让贞宁觉得有些奇怪,这叔叔跟姐姐......那不是乱伦吗?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贞宁蹲下了身子,问:“芸嘉,你之前不是想撮合我跟你皇帝叔叔的吗?怎么如今?”

    “可是佟叔叔比皇帝叔叔好。”

    “喔?”关于这一点,贞宁半信半疑。之前,芸嘉可是站在顺治那一边的,可现在,她居然站在了佟钰这一边!若说佟钰没使什么计谋,她是不会相信,芸嘉这个小女孩,能看出顺治哪里不好。

    贞宁低眸猜想间,承泽让纳喇氏把芸嘉带了下去。“芸嘉,跟额娘下去看书吧,阿玛有事跟你贞宁姐姐商量。”

    “喔。”小丫头有些不高兴嘟了下嘴,随后抱过还蹲在地上的贞宁,“贞宁姐姐,一会儿你可要来我房间哦。”

    “好,我会的。”拍了拍芸嘉的肩膀,叫其乖乖的跟纳喇氏下去后,贞宁便站了起来。她起身看向承泽,问:“不知王爷找我何事?”

    闻言,承泽抬起了头,他望着这清冷的天空,叹气道:“今天天气不错,本王想外出郊游一番,不知道贞宁郡主可愿一同前往。”

    “当然。”

    -----------------------------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

    郊外。

    今天的天气是有点冷的,但因为对方是承泽,而且他们来到之后,也架起了火堆,因此,贞宁倒不觉得,今天的天气有什么不妥了。相反,她还觉得,今天的天气,非常好。也许,有时候一个人的心情,还真能改变周围的环境。

    承泽命人打来一些猎物后,便和贞宁坐在火堆旁,认真的烤了起来。他一边翻动着烤肉,使其均匀受热,一边对贞宁说道:“贞宁,昨晚佟钰有来过王府。”

    “我知道。”这一点,贞宁早就猜到了。

    “也是,以你的聪明,你应该也猜到他来跟我汇报什么的了,对吗?”

    “是。”

    见贞宁淡淡的回答着,而且还一脸的好奇,承泽便开始慢慢的诉说起来:“关于罗家的事,你不用担心,皇家的脸面,他们不敢不给。另外,佟钰虽然只是一个江湖神医,但他的面子,也是有点用处的,这事让他出面,我们都不会有事。”

    “我知道,这些佟钰也跟我说过了。”

    见状,承泽点了下头,继续说道:“那么,咱们来聊聊另外一件事。”

    “另外一件事?”贞宁奇怪道。她好奇的打量着承泽,见其一脸平静,心中的怀疑不由得多了起来。

    是什么事呢?

    今日的承泽穿着一套深蓝色章绒团马褂长袍,外边披着一件黑色狐狸绒毛披风,不论是近看还是远看,都威风凛冽极了。

    “是关于你跟佟钰的事。”他淡淡的开口,脸上除了淡静,还是淡静。

    闻言,贞宁疑道:“我跟佟钰什么事?”

    这时,承泽再次叹了口气,“昨晚,他跟我说,他今日会向你表露心迹,若你不答应,你就会来找我,若你答应,那么,你们会一起来找我。可是,你是一个人前来......”

    听到这些,贞宁忽然想到了什么,不过,她不希望她跟承泽讨论这些,于是,她微微笑了下,抬头看向身后的龙玉麟,“王爷忘了吗?我是跟龙大哥一起来的。”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承泽摇头说道。

    见状,贞宁依旧笑笑,“我知道,但王爷,你不觉得,我们三个,都太自私了吗?”

    “自私?”承泽不解。他不知道,他跟佟钰何时自私了?

    “我们都有自己喜欢的人,但我们也有自己所不喜欢的人!我们把自己所不喜欢的,推给了别人,难道这还不自私吗?”

    “如果你是这么认为,那本王无话可说。”承泽想以王爷之尊来压住贞宁的错误辩解,可是他随后就想到,贞宁是不会怕他这个王爷的,于是,他随后又加了一句:“贞宁,你还小,有些事情,你还不懂。”

    “我还小?”贞宁好笑一声。前世的她,可不比他这个年纪小多少岁,她哪里小了?如果说前世的她还是个学生级别人物,那她被他说小,她也认了。可是,前世的她,都结婚了,那样的她,还是个小孩子吗?

    至少,她不认为,一个小孩子,会三番两次的用计谋帮杨翊抢生意。至少,她不认为,一个小孩子,敢承担天逸集团那样的家族生意。

    摇了摇头,贞宁反对了起来:“王爷,如果您认为贞宁还小,那么王爷,那些十三四岁就嫁人的姑娘,她们是不是也同样小呢?”见承泽要为自己辩解,贞宁忙接着说道,“就算我的心性比她们的要小,那么王爷,我做的事,难道就是小孩子过家家闹着玩的吗?还有,如果我真的小,那王爷为什么要把我引荐给皇上?您知不知道,贞宁从来没想过要进宫,从来没想将自己的生命葬送在那深宫之中!”

    最后两句,贞宁脸上的敬意已经被怒气取代。倒不是她生气他说她小,她只是气他,明明想把她推给别人,却硬要说原因在她身上。

    这一点,贞宁真的很恼火!她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冤枉她!哪怕是因为她不讨别人喜欢,被别人冤枉,她也同样痛恨!她可以接受他的讨厌,但他可以直说,哪怕是说她的缺点,她也不会反驳,因为那是真的存在。可是她接受不了,明明那不是她的原因,却硬要强塞给她!她受不了这样的冤枉!她不是岳飞,她也不是泥人,谁冤枉她,她一定要为自己,讨回公道!

    承泽见贞宁有些发怒的迹象,脸上的强硬不由得弱了几分,可他刚低下头,想到佟钰时,他又抬起了头。“贞宁,你根本就不懂什么叫人生!我已经娶妻生子了,可是你还年轻,而且,你是那么的优秀,那么的完美,你让我,怎么忍心娶你过门,让你浪费青春。”

    “所以呢?你就把我推给别人?”贞宁站了起来,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承泽,以一种审问的态度,俯视着承泽。虽然她早已知道,承泽一直在把她往外推,可他推就推嘛,为什么偏偏要把问题的原因归结在她身上?一句人生真理就能够表明他是对的吗?她不是货物,也不是谁的宠物,她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人生!谁规定,她的人生,就一定是结婚生子,然后乖乖的在家相夫教子?!

    贞宁的态度,让承泽有些不满,他拿起烤肉,随即站了起来。因为他比贞宁高出一个头,他这一站,倒让贞宁仰视着他了。不过,贞宁现在的仰视,与爱慕等词毫无关系,相反,此时此刻,她的眼里,只剩下怒火。

    “怎么?王爷生气了?”

    “贞宁,你够了!你身为女子,难道你不应该找一个与你年纪相仿的男子谈婚论嫁吗?就算你是郡主,就算你聪明有才识,你终究都要嫁人!这一点,你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

    “我没想改变!但是我为什么不能嫁给我自己喜欢的人?如果是因为对方年纪比我大,且已娶妻生子,那么王爷,为什么民间那么多富商,年约半百了都还能纳年仅十几岁的小妾,为什么他们就可以?”

    “难道你要跟他们一样下作吗?”到了这一刻,承泽也怒了,贞宁几次怒气冲冲的话,把他心中的怒火挑了起来。可是,他说完这一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