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1:婚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南生会紧张成什么样子呢。”九娘笑着抽出自己的手来,转身拿起了玲珑绣坊的玲珑姑娘亲手绣的红盖头。

    门被人急急拍开,苏荷皱着眉头看着他们两个:“你们怎么还没好?新郎官都进了门了。”

    “好了好了,这不就差盖上红盖头的事儿了吗?”九娘轻笑,将手里的红盖头盖到了姜女头上。

    九娘和苏荷一左一右搀着姜女出门,姜女低声道:“我真的紧张啊。”

    “和你的莫南生说去吧。”苏荷瞪了姜女一眼,看着九娘,“九娘,你快去忙你的吧,这个时候了你不是应该站在长辈的位置上去受礼了吧?”

    “哎,我还这么年轻却要尝一尝被新人跪拜的滋味了。苏荷,你不知道,我这心里头还真是忐忑。师妹,你可别说你紧张了,我现在才是真正的紧张。”九娘摊手。

    苏荷好笑地看着九娘:“你们两个今日就打算研究谁紧张谁不紧张的问题了?九娘,你再不去,可要误了姜女的吉时了。”

    “师姐你快别紧张了!”姜女跺脚,有些急躁。

    九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挥着手去找顾桦承。

    等着莫南生接上了姜女,莫南生便带着几个人过来同顾桦承行礼。九娘有些别扭地在一旁一道受了,眼看着莫南生起身离去,猛地站了起来喊住莫南生:“莫小公子。”

    莫南生转身,看着九娘,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对着九娘恭恭敬敬地作揖,喊道:“师娘还有吩咐?”

    九娘怔了一下,旋即点了点头:“姜女她有时候会任性,可是她的心底,是个良善的。你以后可要好好待她。”

    “师娘就算是不说,南生也会记得的。”莫南生再一次拱手,一福到底,转身离去。

    九娘看着莫南生的背影,陡然从心底升起一股悲伤,眼泪就有些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顾桦承有些好笑地看着九娘,伸手拍了拍九娘的肩膀:“好了,又不是以后不再见了。先前你还不愿意在这儿受人家的礼,怎么如今就舍不得了?”

    “我和姜女一样,都是原本有父母的人,却在婚姻大事上,由别人一手操办。那样的一双父母,有还不如没有的好。”九娘叹了口气,转头看着顾桦承,“你说,是不是这就是所谓的公平?因为我们前半生的苦痛,后半生才能够过的安稳一些?”

    顾桦承拍了拍九娘的背,搂着九娘没有吭声。

    扶桑送完了那些人回来,就看到院子里顾桦承抱着九娘站着,原本不想打扰的,只是顾桦承已经看了过来。扶桑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喊了一声:“师父。”

    “他们走了?”顾桦承放开九娘挑眉看着扶桑。

    扶桑点了点头,“莫小公子说,他们明日回门。”

    “这个东西,其实真的是一个地方一个规矩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门才是正理,他们愿意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回来好了。”顾桦承对此显得十分无所谓,只是想到另一件事儿,顾桦承看着扶桑嘱咐,“等着姜女的事儿过了,我打算和九娘出去游历,你呢?你怎么打算的?是和我们一起去,还是留下来看家?”

    “……”扶桑沉默。这个选择,有些困难,从前他都是跟着顾桦承游历的,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他和九娘再也不能像小时候一样,钻在一个车厢里头嬉戏打闹。而且顾桦承和九娘……扶桑就不信这一路上,他们不会有情不自禁的时候。若是那个时候,还要自己……想一想,扶桑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

    “我……看家吧。”过了好一会儿,扶桑才算是做出了选择。

    顾桦承点头:“这样也好,若是姜女受了莫家的欺负你也能帮衬一些。”

    “师父,姜女才出嫁,你怎么就咒她!”九娘不高兴地瞪了顾桦承一眼。

    顾桦承摊手,十分无辜地看着九娘:“我就是这么一说。”

    “哼。”九娘白了顾桦承一眼,转身走掉了。

    扶桑愣楞地看着九娘的背影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顾桦承问道:“师父,师妹这是怎么了?”

    “大约是母性光辉发作了,现在觉得姜女就和自己闺女似的,受不了别人说姜女一点不好。”

    “呸!”还没有走远的九娘转身瞪了顾桦承一眼,“我只是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罢了,扶桑你敢摸着你的良心说你一点也不空落?”

    扶桑看了看九娘又看了看顾桦承,觉得得罪哪一个也不好,只能干笑:“我觉得今儿天不错。”

    “师兄你的出息呢!”

    “你现在知道叫我师兄了?”扶桑失笑。

    顾桦承却又冷冷地扫了扶桑一眼,扶桑立马收起了脸上的表情,觉得站在这儿有些不是个事儿了。RP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