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穿了就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何素雪顶着哭得红肿的双眼,背着大大的军用背包,走出居住了整整五年的宿舍,迈出门口的那一刻,她回首凝望。

    宿舍里除了五张上下铺和五张书桌,连一张废纸都没留下。分配到全国各个驻军医院的姐妹们都走光了,何素雪的爸妈舍不得老闺女走远,早就跟军医大的领导打了招呼,把她分到爸妈所在的驻本城的省军区,所以她是最后一个走。

    侧耳倾听,空气中似乎还流转着姐妹们高兴的欢笑声、伤心的痛哭声,还有各种无伤大雅的争执声,方寸之地,承载了太多喜怒哀乐,这是永远难忘的青春印记。

    楼外一声闷雷炸响,天空阴沉沉的,预示着大雨即将来临,何素雪收回思绪,从军裤口袋掏出手绢最后抹一把眼泪,拎起走廊上装满洗漱用具的水桶,匆匆走向楼梯。

    每走一步,心情就好上一分,走完楼梯最后一阶,何素雪嘴角挂上了微笑。

    终于毕业了啊!幸福时光就在眼前了啊!啊!!!!!

    被闪电击中的何素雪满眼不甘倒地,黑暗潜水般涌来,剧痛变成麻木,渐渐失去所有知觉。

    ======我是穿越的分割线======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失去了时间和空间的概念,当何素雪再次恢复知觉的时候,首先感觉到的不是预料中的疼痛,而是寒冷,刺骨的寒冷。

    她闭着眼睛嘟囔着伸手往脑袋两边虚抓,“老妈,想冷死你老闺女咩,空调开这么低。”

    往常,空调遥控器都是放在枕边的,可她还没捞到,就有人接住了她的手,却不是想像中的温软,而是同样冰冷的手指,而且非常的骨感、瘦小。

    这是陌生人!何素雪猛然睁开眼睛,适应昏暗的光线后,惊愕的发现鼻子上方是一张非常古代的正太脸!

    好吧,理科生的形容词用得比较别扭,换而言之,就是何素雪抓着的那个人,是个古装打扮的小男孩,大概十岁上下,黄皮肤黑眼睛,营养不良的瘦,衣服很脏,脸蛋也脏,都看不出本来面目,头顶上的发髻松松垮垮,绑头发的缎带倒是微微泛光是块好料。

    最突出的,是那双眼睛,黝黑黝黑似寒夜星子,童稚未褪,却又有与年龄不相符的满满的同情可怜。

    何素雪与正太对视一阵,缓缓开口,“你是谁?干嘛可怜我?”

    这一开口,何素雪就吓得抖起来了,这绝对绝对不是自己的声音!太萝莉了!

    正太微愣,垂下眼皮,很受伤的样子,“素雪妹妹不记得我了?我是赵本真,想当年,何夫人带你来我们府里玩,你追着我喊哥哥呢。”

    何素雪瞄了瞄自己瘦小的身体,心情极度失落与惶恐,嘴巴张了张,又什么都没说,抽回手闭上眼,脑海中划过远在二十一世纪的父母兄长的音容笑貌,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赵本真跪坐在何素雪身边,劝说几句无效,便默默地陪着她,直到她哭着哭着睡着了,这才摸摸她发烫的额头,忧虑地拖着麻木的双腿离开。

    何素雪睡得极不安稳,一会冷,一会热。发冷的时候她全身缩成一团,双手抱住膝盖,牙齿咬得咯咯响。发热时胸口和背心好像要着火,烫得她摊开四肢大口喘气,想要将身体里的火喷出去。

    这是要病死的节奏啊,老天爷,你费劲吧啦把姐弄到古代来,就是为了让姐享受下感冒致死的滋味嘛?

    何素雪心中恼火,把阴险狡诈的老天爷KO了无数次,过了一会,好像有点效果,主角光环罩过来了,她没被高热烧死,脑子清醒了些,接着便听到了吵闹声。

    有成年男子的声音,带着陕甘宁一带的口音,说她是瘟病,会传染,要抬她去埋了。

    然后是吱吱喳喳的小孩声音,似乎在为她辩解,说她跟别的病人不一样,他们在一起好几天了,大家都没事,她不是瘟病。

    接下来是意思不明的声音,她感觉是打起来了,这下把她感动得又想流眼泪。多好的孩子啊,为了不让她被活埋,被人打也不放弃,赶明儿得好好报答人家。

    有人来扯她的小胳膊小腿,力量大得能把她骨头捏碎,看样子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还是成年男子获得了胜利。

    何素雪又气又急,努力想睁开眼睛,眼皮子却重若千斤,她张开两只小爪子想抓人,手指头在人家胳膊上划过,直接被人家拍开,手脚一拎,抬起就走。

    刚穿过来就要被活埋,老天爷,你敢不敢再狗血一点!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