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82 番外-江家事(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天兴六年,小六江传堂迎娶镇国公府嫡长女杨文馨为妻,婚宴办得很是风光热闹。成亲后,杨文馨与江传堂独撑四房,这正合了杨文馨的性子。

    婚后,江传堂前往无色庵要迎母亲孟氏回江家,被孟氏所拒。

    杨文馨求了素妍说合,素妍亲往无色庵,问“大三嫂可曾记得,当年你曾答应过我两桩事?”那是素妍当年为救孟尚钧、孟尚孝兄弟回皇城提出的条件之一,孟氏一直没忘,她常在猜测素妍什么时候要她做事,素妍道:“第一桩事,大三嫂随传堂回家。听说文馨有了身孕,跟前需要一个长辈扶持。”

    孟氏一番纠结,到底是随素妍回了江家。自此,江家人称为“孟太太”,不是四太太,也非三太太,而是“孟太太”,最初觉得颇是尴尬,时间一长倒也习惯了。

    孟氏与儿子、儿媳倒也过得踏实,回到江家,便有孟尚钧、孟尚孝夫妇常来窜门、探望,日子过得平静。后来几年,杨文馨给孟氏添了孙子、孙女,日子越发过得热闹充实起来,她亦学了凌薇的样,一心照顾着孙子、孙女们,偶尔也帮着杨文馨打理四房的琐事、主持中馈等事务。

    杨文馨嫁入江家两年后,杨文雅嫁入江家五房的小八为妻。姐妹俩嫁了堂兄弟俩,杨文馨与杨文雅就越发亲近起来,常在一处说话、闲聊,竟比其他几房都更为亲近。

    天兴十二年,二皇子恒奉命编修各地《世族名门录》,皇城江氏是皇城世族名门中排列前茅的大族:第一乃是罗家,人口最多;第二为江家,其门下子孙最有出息,各有所长;第三为齐太祖皇后娘家陈家;第四为当今皇后娘族杨家……一时间有了新的皇城十大世族。

    曾经的韩、曹之家,早已从皇城世族中销声匿迹!

    那晚公告了江氏为皇城十大世族之一时,素妍心潮起伏,想想前世江家的宿命,看看今生江家的繁荣,她低声呢喃:江家终于能有个善终了……

    彼时,她的手里正拿着一本江舜诚新编的《皇城江氏祖训》,这是江舜诚在第二次致仕之后编写的,字字精研,句句血泪,上面不仅告诫子孙要做个怎样的人,还告诫子孙要做个怎样行事,有了它在,江家无忧。

    她,终于成功守护了家人的平安!只是,二房这些年太有钱了,不知不觉间,竟成了天下出名的富贾之一,这也是一个潜大的危险。

    那日,素妍病重,特意唤了娘家人来见,轮到江书鲲特意与他多说了一会儿话,不由轻叹道:“有钱不是祸,太有钱却有可能惹来大祸。”

    江书鲲忆起去岁母亲先逝,江舜诚曾将他唤到书房,亦曾提及此事,神色堪忧。“不知妹妹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郑晗一家的前路渺茫,西歧皇族一开始是欣赏他们夫妇,可这么多年下来,却已经变了味,西歧和北齐都容不得拥有倾国之财的郑晗夫妇。就连郑晗到了皇城,都不敢自动来前素妍,一则害怕给素妍招来祸事,二来又有了别的思量,担心年少的朋友也打上他家钱财的主意。

    钱,竟让他们都生了惧意。

    “这些年,传达的生意做得很大,北齐各州乃至西歧各州郡皆有拍卖行。许多当铺、牙行亦先后倒闭;皇家广开银行后,又有多少钱庄先后关门,就连百通钱庄这些年也是伋伋可危。”她咬了咬唇,痛定思痛,道:“让传达将拍卖行生意转予皇上,用这个从皇上那儿求一个给传达的世袭爵位。”

    江书鲲惊诧地道:“你是说全都给皇上……”

    “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全家的平安才更重要。我相信,以传达和二哥的能力,不做拍卖行,还可以做旁的生意。天下这么多的拍卖行,从皇上那儿换来世袭爵位,虽然有些狂妄,可这笔账二哥不亏。”她微微一笑,窗外阳光明媚,她却遍体发寒,这是从未有过的冷静,就似她重生而来。

    这么多年,皇上未动江家,除了看在江舜诚情面上,亦是因为她的缘故。她若不在了,就再也没人可以守护江家。舍得,舍得,有舍亦有得,今日不舍,他日难保性命。江舜诚当年舍弃家中巨财,方保全家安宁。皇上登基之初,崔家、闻家……那么多权贵大族都没了,唯有江家无佯,除了江家没有巨财,亦与父亲的小心经营有关。

    素妍只盼自己去后,江家还能平安无事。这些年平国公府太耀眼了,比昔日皇上登基之初的崔家还诱人。

    江书鲲听罢,江舜诚没有像素妍这般说得详细,此刻听她一席话,只吓得不轻,“皇家银行这些年赚的银子可不在拍卖行之下。”

    “但赚来的钱,最后大都入了国库。江家的钱着实太多了!”

    国库可以有很多钱,但就个人而言皇帝是不允许有人太过有钱的。

    江书鲲着实不舍放弃拍卖行的生意,天下数百家的拍卖行,每日都有大、中、小市开着,光一日的收入就有不少,但凡进了拍卖行就能卖个好价。

    “把拍卖行交给朝廷交还皇上,还是如早前一样,皇上在户部另设钱财司专管皇家银行,亦或是旁的,皆由他去。要是皇上相辞,二哥可说让传达代为照看一段时间,待皇上挑选好接手的官员亦不迟。”她与江书鲲聊得最久,也是对二房的不放心,江书鲲为人大方,慕容氏性子直率,“二哥与我透句实话,二房如今有余银多少、家财几何?”

    江书鲲面露难色,并不是觉得不好回答,而在心里计算江传远、江传达两个儿子手头各有的东西,就连展颜因着娘家哥哥日子好过,也得不少好处,展颜随罗思源带着儿女十年前回皇城时,江书鲲就热热闹闹地给她办了添妆宴,在当年的添妆上又添了不少东西,虽然对外没有说添了多少,但后来,展颜在罗家人眼里很得喜欢,甚至连罗家都说展颜是福星,不仅让罗思源得了“仁和伯”的爵位,甚至连带着罗氏族人的日子都好过了许多。

    “我知道的,余钱、家财加起来,应该不会超过一万万两纹银……”

    素妍愣愣地看着江书鲲,看他说得似乎不肯定,“郑晗乃天下首富,家财为三万万两纹银,西歧能在八年时间还清北齐的银子,大部分都是因他们夫妇之故。二哥与我说不到一万万两,我自是信的,可是旁人能信么?皇上又能信么?”她捧住胸口,不停地轻咳起来。

    江书鲲生怕她着急,忙道:“你放心,我都照你说的做。”

    江舜诚与他说了,江书鲲都没放手,素妍担心自己说了这么多,江书鲲还是不会同意。谁舍得日进斗金的生意,正是赚大钱的铺子。

    换作是谁也不能放下。

    江家二房的钱财没想竟是昔日江家拥有巨额还要多出几倍。

    皇帝没动江家二房,只怕真是因着她的缘故。

    当今的皇帝不动江书鲲父子,将来的太子呢?亦或是其他皇子登基能不能动,太难说了。

    好在素妍一早就这事就认真思量过,劝不动就来招釜底抽薪。

    她神色里的忧色逾浓,摇头道,“也许真是我杞人忧天,我听闻遥远的海外,有一座仙山,附庸山人、玉老先生,对世人说已经仙逝荣登极乐,实则他们已经寻去了,当年附庸山人也曾约我而去,而我……”她莞尔一笑。

    江书鲲心下愕然,怎与他又提这个。

    “世上哪有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