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五章 混乱初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僵尸放进去供年轻人厮杀锻炼,这样一来不仅没有出现不必要的伤亡,而且还能保证家族年轻弟子的锻炼不受中断。

    “三叔,将那几头僵尸放进来,我最近一门神通正需要磨练,就拿这些东西开刀!”有个小子高声叫嚷着,指着包围圈外几头黑僵说道。

    一个中年人点头,伸出一双大手,显化大神通直接将那几具倒霉僵尸摄拿到了年轻人眼前。

    此子年纪的确不是很大,但浑身上下的气息有些古怪,似乎有一股威压在酝酿其中一般,他的眸子很亮,像是两柄利剑,开阖间有璀璨精芒射出,整个人看上去像是有莫名道韵笼罩,显得有一丝神秘之感。

    他出手,并指如刀,两根手指相交的瞬间,竟能听到金铁般的响动,更有火花电芒出现,很是不凡。

    少年人的手指在这一刻失去了应有的血肉颜色,转化成一种透明状态,原本隐藏在血肉深处的骨髓则是出现一丝七彩的光泽,像是有灵性的蛇在手指内部游动。

    那一缕细小的七色神光很瑰丽,和周围的气息格格不入,它更加的空灵和飘渺,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随时都可能破空飞去仙界,发丝般细小的一抹光泽,竟然有仙道之气滋生,实在让人侧目不已。

    指尖发光,璀璨而刺眼,少年连指轻弹,对着那些嘶吼不断的黑僵****而去。

    破空的刹那,能够看到那从指尖流淌出来的光芒散发着让人如沐春分般的气息,好似有一方仙国在朦胧中诞生显化。

    “通仙指!”有眼尖异常的人物看出了这一指的不凡,认出就是少年这一族震世的神功之一。

    传言此法可称之为半部仙家之术,是该族曾经一位飞升失败的强者所开创,那强者虽飞升失败,但没有陨落,而是继续活了下来,他半只脚都迈入了仙道之境,将自己毕生所修融合在一起,创出这么一门神功。

    那强者触摸到了仙家之气,开创之术自然不凡,威力催发到极致的话,的确有戮仙之威,只可惜后世弟子难有其一般的心智和毅力,故而这门神通大成者寥寥无几。

    但眼前这个年轻人却将这门神通修出了细如毫发的一点仙气,这已然是可怕至极,他才多大,竟有如此妖孽级别的天赋,如果他能成长起来,此术说不定真的要在洪荒修道界里大放无量异彩。

    虽然只是那么一丝可有可无的仙气,但已经超绝无数凡间功法之上,真不知这少年人是拥有怎样的天资和毅力,小小年纪已经这般卓越成就,怪不得族中长辈格外的保护他。

    这是一颗前途无量的巨星,容不得半点闪失,等他成长起来,整个家族都可以水涨船高。

    此刻他面对眼前这几具张牙舞爪的黑僵,实在是有些轻蔑起来,弹指疾挥,那一抹仙光射去,竟是无法被神识所捕捉,像是不存在这天地中的气息一般,瞬息之间,噗噗噗,三头黑僵的眉心被彻底洞穿,整个头颅像是被朦胧的氤氲仙光所笼罩。

    顷刻间,仿若虚空周围有仙道之音响起,又仿若神魔在耳畔诵经吟唱一般,被洞穿头颅的黑僵浑身颤抖,一缕缕尸气开始从它们的肌体中不断的开始往外冒,到最后滚滚如烟,黑的化不开。

    待得黑色尸气散尽的时候,那三具黑僵竟是凭空消失了,仿佛至始至终都未曾出现过一般。

    仙道之气对于人世间的物种太过于霸道,接触的瞬间直接将其化道而死,连飞灰都没有剩下,如果眼前这三具不是僵尸而是活生生的修者,恐怕下场也是如此凄惨。

    少年人周围的长辈见此模样,似乎对此奇功的威力相当满意,纷纷微笑着点头暗暗称赞。

    场中自然还剩下几头黑僵,但结局仿佛都已经注定,没人会在意这些东西的死活,眼前战场局势瞬息万变,族中高手都在防备着意外,不可能过多的去分心这些小事情,就留着让后辈弟子自行解决了。

    防御圈之外,有尸族强者围过来,和那些族中高手厮杀,局势一下子又危急起来,因为那尸族高手中,竟是有一具绿眼尸将,实力恐怖的发指,牵扯了很多人的注意。

    正杀的天昏地暗之际,突然间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嚎震惊了所有人,让现场一下子安静到极致。

    那惨烈无比的嚎叫声撕裂人的耳膜,听者仿佛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浑身上下发麻不已,难以想象,究竟是一个人承受了何种痛苦才能发出这般凄厉的声音。

    有人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向身后看去,只一眼,就浑身发软,差点瘫倒在地。

    场中之景实在无法形容,到处都是残肢碎骨,滚烫的血溅洒了一地,染红了整片脚下的土地,浓重到刺鼻的血腥气呛的人脑仁发胀,几乎呕吐出来。

    “啊.....”这人眼前发黑,似乎世界失去了色彩,他的眼睛死死盯住场中还算完整的一具尸体。

    正是之前那个施展绝学的少年,但此时他浑身骨骼都断了,浑身上下犹如一滩烂泥般被一具黑僵抓在半空,头颅都碎了半个,白花花的脑浆淌了一身,气息都没了,早已经是死彻彻底底。

    这具黑僵面无表情,它一直很不起眼,既无可怕的尸气波动,也无任何危险气息蕴藏其中,但谁也不会想到,正是这修为最低下的黑僵却是造成眼前血案的凶手。

    黑僵浑身都是干涸的血,那些被斩杀的人没有一具完整尸体,都被它活活撕碎或者轰成碎渣,任由鲜血淋在身上,它很贪婪的在呼吸着空气中的血腥味,仿佛那种浓烈的味道让其深深沉醉不能自拔一般。

    “混账,你给我拿命来!”那高手气到浑身发抖,几乎连呼吸都无法控制了,根本不敢想象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想骂人,想狠狠的爆粗口,但是却怎么也组织不起语言来,只是眼眶瞬间瞪出了血,不顾一切的冲向那黑眼僵尸。

    死其他任何人他都可以不管,唯独那个资质最妖孽的弟子容不得丝毫闪失,家族未来的希望在其身上,但眼下的一切就如是天塌一般的沉重,那孩子死了,被黑僵拆断了浑身的骨头,连头颅都抓碎了,神魂被尸气一冲彻底散了,没有丝毫的复活希望,就算是拿来一株圣药也回天乏术。

    他的大手拍下,化成小山般的模样,动用了全力,恨不得将这该死的黑僵活活碾成齑粉才罢休。

    此人已经被愤怒冲昏了理智,他没有想过,为何这具其貌不扬的黑僵会拥有如此可怕的实力,就连一般的蓝眼僵尸都做不到瞬间袭杀家族这么多年轻高手,要知道这些年轻弟子虽稚嫩,但实力都不弱。

    黑僵彻底吸干手中尸体里的血气精华,如弃草芥般的将尸身扔在地上,转头盯住中年人拍下的那巨掌,幽暗的眼眶里闪过一丝异样光芒,它似乎在舔着嘴唇期待一般。(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