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7章 殉情的第五十七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防/盗章节】

    这是鹤见花衣第二次来到武装侦探社。

    从谷崎直美哪里得知社长和委托人正在会客室里面谈的鹤见花衣,被安排在休息室沙发上稍作等待。虽然才第二次见面,但是活泼的直美还是很快和花衣亲近了起来,才从涩谷购物回来不久的与谢野晶子在听说花衣被炸/弹威胁的事情后,手撑在办公桌上,倚靠着桌子微微挑眉看向了一旁的太宰治:“太宰,把外面的风流事带到女朋友的面前,可是渣男才做的事,我干脆剁了你好了,这样你就不用费事儿的自杀了。”

    这样说着,与谢野走上前去,坐在了花衣的旁边伸手揽过了她的肩头,朱唇轻勾:“今后花衣就跟我了,你的话……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用各种方法多杀你几次。”

    “啊呀,与谢野真严格啊。”太宰治轻轻笑着。

    “……”在吃着美味糕点的鹤见花衣忽然发现,好像侦探社的大家都把她当成是太宰先生的女朋友了,她将口里的糕点咽下,“啊和太宰先生没关系,是我自己不小心,而且也……”

    “而且,鹤见和太宰还没开始正式交往,”不等花衣说完,国木田就接下了她的话,看向太宰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无可救药又不负责任的渣男,“就已经住……”

    话说到这里,忽然想起在双方都否认关系的时候说出两人的同居的事,是对身为女孩子的鹤见名节上的巨大破坏,因此国木田不得不硬生生的忍住了自己想要说出口的话,但目光还是愤愤地放在太宰身上。

    “花衣你就是太温柔啦,”从沙发后搂住谷崎润一郎的脖颈的直美,低下头凑到橙黄发色的少年耳边咬着耳朵低语,“哥哥大人可不能跟着太宰先生学坏了哦,要不然的话——”

    “啊啊啊,直美——等、等一下,这里是侦探社。”被压制在了沙发上的谷崎润一郎手舞足蹈地抵抗着。

    而其他譬如中岛敦只是略微苦笑,而宫泽贤治和江户川乱步完全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态度坐在沙发上喝茶吃饼,鹤见花衣只能让自己强行无视掉旁边貌似发生的“不可描述”。

    解释失败的鹤见花衣看向了对面倚靠着办公桌而站的黑发青年,被侦探社的几人接连指责,太宰治还是那副不上心的样子,对上了她的目光,微笑着却不辩解。

    两人的互动被坐在沙发上的中岛敦偶然扑捉到,他忍不住叹了口气说,“太宰先生……你完全没有在反省的样子啊。”

    “啊,我反省过了哦,”太宰治终于说明了一句,不过还是毫无诚意的样子,“在来的路上。”

    鹤见花衣沉默了:“……”

    总觉得越描越黑了是怎么一回事?

    算了反正被说渣的不是她。

    几人闲聊间,会客室的门忽然开了,一身黑色西装看起来非常严谨的男人率先一步出了门,朝停下了聊天的侦探社的几人点头淡笑着打了个招呼,才迈步离开。

    “怎么样了?社长。”见社长福泽谕吉紧接着走出了会客室,谷崎直美替大家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是池袋政府那边的请求,说是最近出现了四处砍人的‘砍人魔’,被砍中的人就像被诅咒了一样,眼睛泛起红光,可以通过砍伤别人达到同化他人的目的,行动有序,被怀疑是某个异能力者引发的行为,请求我们侦探社的帮助,”福泽谕吉粗略地解释了一下,目光落在了已经从沙发上站起了身来的白发少女的身上,“我记得你是……”

    男人略带疑问的视线瞥向了一旁的太宰治。

    “花衣想要入社。”他弯了弯唇。

    花衣注意到被社长询问的太宰站直了身体,没有再懒洋洋地倚靠着办公桌了,以示尊敬。也因此,鹤见花衣留意到了其他人在社长出来后,态度上的细微转变和细节习惯上一些微弱表现,可见福泽谕吉这个人在社员们心目中所具有的重要地位。

    当时来侦探社只是顺便打探一下情况,因为爱慕太宰治才想要加入侦探社的说法也无疑是信口胡说的,不过杀手的身份对鹤见花衣影响虽然不大,也不是对杀人有什么排斥心理,但是鹤见花衣并没有以杀人为生的兴趣,甚至不清楚为什么这个世界的“鹤见花衣”会选择这份工作,果然是,性格不同吗?

    想要趁早换份职业的鹤见花衣欠了欠身,主动问好:“你好,福泽社长,我是鹤见花衣,之前来过一次贵社。”

    对于万圆钞票上的福泽谕吉,她记得非常牢靠!

    花衣这幅认真又尊敬的样子让好不容易收回目光的国木田再次瞪了太宰一眼,然后在太宰一如既往的微笑中斟酌道:“社长,鹤见小姐是来申请入社的。今天炸/弹事件中,鹤见所表现出来的决心令人惊叹,我想,在生命最后关头所说的话,无疑是肺腑之言,而在炸/弹即将爆炸之前留下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