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80 痕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今天是姬凌宜的百日祭,一早,周玄毅离开皇宫,赶往了西山寺,在为皇后做超度之前,周玄毅突然感觉身体不舒服,便被扶到内间休息,他命令崔净去把宋云峥跟周祐琨找来,说是有事要吩咐。

    崔净便到门口去传话,就是转身的功夫,周玄毅就不见了。

    等宋云峥跟周祐琨赶来,三人将厢房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翻了个遍,也没找到周玄毅的影子。

    周祐琨作势便要着下山召集人马寻找,却被宋云峥制止了。

    皇上消失易军心大乱,更何况,现在正值,姬凌宜的百日祭,周长治与周驰更是因为夺势被软禁各自宫中,是皇上消失的消息散播出去,怕是必定引起骚乱。

    宋云峥不动声色,以寻找可疑人物为由,命令侍卫搜山,并在海子崖等必经之路上加大了警卫。

    至于他与周祐琨还有崔净三人,则以周玄毅消失的这间厢房为中心,进行搜索,但又担心因为他们的不小心抹灭了什么痕迹,只敢在外面,也就是现在他们所处的这间厢房里寻找。

    所以才让李源带着马倩妮,去把周萋画请来。

    简单的把情况说完后,宋云峥便拉住周萋画往周玄毅最后所在的位置走。

    周萋画却定在原地不动。

    周祐琨有点着急,“宋将军,你看这是?”

    宋云峥站在周萋画身旁,“怎么了?”

    “找人这事我不擅长!”周萋画一点没给宋云峥面子,“可以找大理寺的人来最合适不过!”

    宋云峥眼睛瞪圆,那样子宛如再说,倘若可以找大理寺来。又岂会找她。

    却听周萋画又说,“我是一名医者,能看死人,却看不来不见的人……”

    宋云峥抿嘴,“我见过你根据痕迹推测过信息,你可以的!”

    说着他竟然伸出手,将周萋画拉到门口。态度很是坚定。不容推辞。

    周萋画自然抵挡不住宋云峥的力气,只得随他而去。

    但在迈步进里间时,却又再次遭受到了周萋画的反抗。她手扒住门,就是不往前迈步。

    宋云峥被她的坚持弄的不知所措,他俯下身子,从背后伸到他的耳旁。轻轻问道,“别闹!”

    周萋画定在门口。声音也跟着压低,不悦反问,“你要我做什么?我为什么要做?”

    宋云峥听这话里是有怨气啊!

    “听话,现在情况很紧急!”宋云峥压下声音。“你表姐被安排在山下,我怕这事与秦王有关!”

    “有关又如何,不过是一平民!有你们官家。还需要我吗?”周萋画一看宋云峥一脸焦急就有股莫名的火气。

    他设计出了秦简,然后设计了秦简的死。再回来他与周玄毅联手让自己嫁给了死人。

    现在他活蹦乱跳的站在自己面前,让自己找周玄毅?

    “还想让我再嫁一次死人吗?”周萋画低声质问。

    宋云峥皱紧眉头,“你要怎样才能帮我?”

    “还想玩交换游戏吗?”周萋画警觉出声。

    在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时,周祐琨好奇地看着他们,他终于忍不住上前了。

    “圣手娘子,发生什么事了吗?”他的声音很轻缓,声音很小,小心翼翼的生怕说错了什么话似的。

    周萋画一回头,看着周祐琨那双,闪烁着光芒的眼睛,突然记起姬凌宜说过,他跟冬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事,这份干净,竟让她想起了冬雪。

    “嗯,没事儿,九皇子请放心!”她竟然立刻就答应了。

    “宋将军,快,快带圣手娘子去!”周祐琨激动地说话。

    宋云峥略带幽怨地看着周萋画,大手一把拽过她的胳膊,用力将她拽进了周玄毅消失的里间,“你若想出气,我会给你机会!但现在必须先找到皇上!”

    “哼……”周萋画鼻下冷笑,“我等着!”心中却默默感慨,自己是一个多么有气质的人,为什么一与他见面脾气会变得这么糟糕。

    一进里间,周萋画才明白什么叫做灯光昏暗,明明是白天,明明有窗户,但里间却黑咕隆咚的,只在桌案上点着一盏小油灯,因人的移动,灯苗左右摇摆,忽明忽暗看不清楚任何东西。

    “房间为什么这么暗?”周萋画转过身,询问站在外面的崔净。

    崔净一怔,“啊?是皇上,皇上,要求这样的!”

    周玄毅说他想休息一会儿,外面念经的声音太吵,崔净就用挡板把窗户挡住了,一则,防吵,二则,防寒,乍暖还寒的时候,西山寺又处高出,潮气很重。

    周萋画想着,便顺着墙根儿摸到了窗户,但她的力气有限,拿不下挡板,宋云峥踩着她的足迹,站在她的身后,伸出长长的胳膊,轻轻一用力就把挡板拿下来。

    房间里瞬时间亮堂起来,阳光透进来,周萋画抬手一遮眼,往后一退身子,倚在了宋云峥的胸膛上。

    宋云峥一手拿住挡板,另一只手想来抱,却被周萋画一弯身子,躲了过去。

    “圣手娘子,你发现什么了吗?”随着房间亮起,周祐琨也踱步上来。

    听他这么一直用毕恭毕敬地称呼自己,周萋画有点不舒服,“九皇子,你喊我周四娘吧!”

    “周四娘?我听说,您跟六哥同日生,既然六哥喊您四妹妹,那我喊您四姐姐吧!”周祐琨并没有把自己身份看得特别重。

    “九皇子,还是客气点好,周四娘吧!”周萋画没发表意见,宋云峥却开了口。

    周萋画嫌他多嘴,瞪了他一眼,“九皇子,您喜欢怎样都好!”

    “那四娘子,就幸苦您了!”周祐琨施礼。

    周萋画还礼。便按照原路退回,弯腰到门口,打开勘察箱,找出鞋袋,套在自己鞋上,“你们若是也想进来,就自己穿上吧!”

    她指着勘查箱里剩余的鞋袋说道。

    宋云峥很自觉。话音刚刚落下。他便上前,随手拿起一双穿在了自己的脚上。

    然后周祐琨、崔净依次上前,也穿好了鞋袋。

    “皇上当时就是睡在这里吗?”周萋画指着正前方的床榻问崔净。

    “是。是,就是这,一眨眼的功夫人就没了!”崔净焦急回话。

    周萋画顺着墙角俯身观察地板,僧人都算勤劳。地板擦的光亮,但比较是山。春天风大,沙尘弥漫,地板上还是留着七七八八的鞋印,“你们先别进来!”

    宋云峥等人定在门口。周萋画蹲在地上慢慢移动。

    地板上浅浅的能看到一些脚印,根据形态,能辨别出这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