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周萋画觉得,自己快要记起以前的事了。

    在母亲去世后的这些天里,她一直在做着同样一个梦。

    梦里烟雾渺渺,她穿着一件海棠红撒玉兰花的交领长衫,漫无目的地走着。

    她其实很清楚,自己这是又做梦了,即便如此,却根本停不住脚。

    这一次,远处的昏暗中竟然透出一丝光亮,却见一条灯廊甬道通向幽秘的长廊深处。

    她定定神,大步朝灯廊深处走去。

    灯廊尽头,竟然出现了一口暗红色的出土棺木。

    是母亲的棺木吗?

    母亲出殡那天,她没去送她最后一程,许是托梦来嘱托些什么。

    她自我安慰道。

    天地间的烟雾此时消隐不见,却闪出父亲的身影,她提了提裙摆,朝父亲应了过去,“阿耶……”

    出口的声音却立刻从急迅速变成了惊恐,她发现父亲竟然身着黄色龙袍。

    她想说使不得,使不得,可这话就在嘴里迷路一般,在她齿间缠绕,就是找不到出口。

    她心急如焚,父亲却淡然一笑,塞给她一柳叶刀,“画儿,拿好!”

    她痴愣,“这是……”

    父亲不作答,只是朝那红色棺材拂袖,令下:“开棺!”

    棺盖隆隆开启,一缕白雾袅袅腾起,她惊恐后退,父亲却拉住了她,“吾儿,莫怕!”

    父亲将她推至棺前,凝神蹙眉地审视着尸体,猝然发话:“验!”

    大着胆子往棺内探望,却见棺内一女子安若熟睡之状,距离明明如此近,可怎么也看不清女子的长相,但她却很确定,那不是母亲。

    柳叶刀从右手递到左手上,右手揉了揉眼睛,视线终于清楚起来,却见棺中女子双颊丰满,一双浓眉不描而翠,两瓣嘴唇不涂而朱,左眉中间更是有一颗小小的红痣。

    啊……不,不!这不可能!棺中女子不是旁人,正是自己!

    她失声尖叫起来,扔下柳叶刀朝父亲奔去,“阿耶,阿耶!这是怎么回事?”

    父亲弯腰捡起柳叶刀,强行塞回她手里,“吾儿莫怕,阿耶也想知道你是怎么死的!”

    我死了?我怎么会死呢?

    “揭开这个谜团,就靠儿了!”父亲已经握住了她拿着柳叶刀的手,缓慢而又坚定地朝棺中自己的头颅刺去。

    “啊……不!”她惊呼,“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眼前换成了自己房间,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前额。

    原来又是梦!

    周萋画试了试额间冷汗,压下心底的惊恐,伸手挑开床前幕帘。

    天竟然已经亮了。

    “春果……”周萋画召唤自己的侍婢。

    春果未应,她却闻到空气里隐隐弥散着一丝奇怪的香气,这种香,宛如在梦中她也有闻过。

    周萋画看到屏风后有人影晃动,目光不由一沉,“春果?是你吗?”

    依然没人回答。

    披衣赤脚下床,踱步走向屏风。

    周萋画在这侯府住了也不过十几日,在母亲去世前,她住在与侯府十余里郊外的庄子上,母亲去世后,父亲将她接了回来。

    屏风后不是春果,而是一位身着粉色褙子的女子,竟是一直寄居在周家的表姐卫琳缃,“表姐?怎么是你!”

    卫琳缃正往茶里添加着什么,周萋画突然出现,手一抖,白色的粉末落了一桌。

    “那是什么?”周萋画就近坐在矮凳上。

    “啊……这个啊,这个是我为你求的药方!”卫琳缃眼底闪过慌乱,快速揉搓一下手里的纸,塞进进自己衣袖。

    周萋画得是失忆症,大抵从一年前开始,某天早上醒来时,她就记不起以前发生的事了。

    她总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里的,但可究竟应该在哪,却毫无头绪。

    春果告诉她,她的父亲是为世人敬仰的项顶侯,母亲是娴长公主的嫡长女,她是捧着金汤匙出生的项顶侯侯府的嫡小姐。

    可周萋画一点也不信,若是真的,她怎么会被流放到外庄,直到她母亲去世才会被接回来;若是真的,为什么春果每每说起这些,总忍不住偷偷落泪;若是真的,身边怎会只有春果一个丫鬟。

    奥,其实一年前,她身边除了春果,还有丽娘,一个视她如己出的妇人,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丽娘半年前莫名消失了。

    就连她的母亲,前不久也死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