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2章:国庆节订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经过三年多的打拼,“奇思妙剪”在全国范围的连锁加盟,取得了空前成功,方正华的房地产开发更是蒸蒸日上。

    水涨船高,在菊珍*黄到上海的第六个年头,她已经步入了“百万不算富,千万才起步”的起步行列。那一年,韩书记到外省去担任了常务副省长。

    这时候,具有开拓精神的方正华,他一方面跟着韩书记去开发了新的市场,一方面,又看到了养生美容潜在的巨大商业空间。

    方正华董事长提议,“奇思妙剪”的日常管理由叶总负责,戴总用“奇思妙剪”的经营模式,成立一家集团公司下属的公司,复制一家全国连锁加盟的珍珍养生美容会所。

    由戴总继续负责加盟运营,菊珍*黄负责旗舰店的管理。

    一开始,菊珍*黄不熟悉养生美容,也没有会所的管理经验,小姑娘便乔装打扮去别的会所打工。她先后去了三家颇具规模的养生美容店打工之后,对养生美容便有了一个直接的了解。

    上海是国际大都市,有强大的广告辐射效应,再加上有戴总宏观的运作,小黄总的细心打理,珍珍养生美容会所很快便打开了全国加盟市场。

    这时候的戴总期期艾艾向菊珍*黄求婚了,可是菊珍*黄说了一句,“叶总他------”

    戴总便什么话都不说了,他不会同方正华去争。

    方总在不久前送了一张精美的卡片给她,一个大大的“?”号后面,是四个字“比翼齐飞”。

    菊珍*黄写下了“正在进行时”五个字还回去了。

    方正华是聪明人,他很快发现了戴在用心良苦,他后来听从来了父亲的安排。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菊珍的心里已经容纳不下了方和戴。

    有一种爱像春雨,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万幸的小姑娘不幸爱上了一个不应该爱的人,无怨无悔的爱上了他。

    韩省长上任半年后,在二十三周岁生日的前两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思念的菊珍*黄,她悄悄地一个人不远千里去看他了。

    小姑娘的爱跟韩副省长有关系,也没关系。

    说他有关系,是没有他的出现,没有他的光芒,她不可能爱的难以自拔;说他没关系,是因为他真的没有过任何,哪怕是细微的暗示,更别说挑逗。

    恰恰正是韩的正直,深深地打动了小姑娘,小姑娘义无反顾的选择了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

    五星宾馆的豪华总统套房里面,菊珍*黄为自己准备了丰盛的晚宴,两个人在异地他乡相聚,本身就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那一夜,菊珍*黄成为了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那一夜,菊珍*黄才真正明白自己不是报恩,是铭心刻骨的爱上了这个男人;

    那一夜,菊珍*黄才明白,对方的渴望同样克制了四五年;

    那一夜,两个人恨不得将四五年的爱恋全部补偿回来,已经是大姑娘的菊珍*黄痛并快乐着,享受着------

    菊珍*黄的不幸是,她没有拿青春去赌明天,她不管明天会怎样,她只要每一个能够属于她的今天,她容纳不了别的男人,她甘心情愿做地下情人。

    有时候,韩在激情之后,会问小姑娘,“你想不想成家?”

    小姑娘会说,“有你的地方就是我心里的家。”

    “可是我不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韩不会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

    “这一套房子是给我父母买的,没人知道,你随时不用敲门进来,我永远不会去敲你的任何地方的门,我绝不破坏你的家庭,绝不打你的旗号做任何事情,放心吗?”

    “那样我会一辈子对不起你!”

    “我想过了,你如果对得起我了,就会对不起别人了,搞不好还会影响你的前途,现在单身的人很多,我不在乎。”

    菊珍*黄让韩在乎了一辈子,正是她真正做到了一辈子都替韩着想。

    以后所有公开的场合,人们都看不到了她菊珍*黄同韩在一起。韩除了方正华,也不再同戴、叶联系了。

    后来她暗地里为韩生了一个儿子,在身子快出怀的时候,她宣称去出国旅游,出国去转了一圈后,她躲起来生产了。

    儿子出生三天,她将儿子遗弃了,让民政局的孤儿院收养了。

    一个月后,她再想方设法做通了父母的工作,由他们出面,公开领养了这个孩子。

    于是她名正言顺做了母亲,“养母”。

    孩子随她姓黄,起名叫“胜寒”,——胜过韩,意思是超过他父亲。

    她后来成了小有名气的亿万富婆,黄胜寒能够接受到最好的教育,他考上公务员以后,有父亲不动声色的关怀,后来果然比他父亲更出色。那是后话。

    菊珍*黄当时有些经营是步入了灰色地带。

    她开始只是物色几个英俊帅气的小伙子做保安,撑面子,以吸引一些养生美容的会员。

    后来她也只是照顾一些“贵妇人”,她们私底下的个人情感需求而已,并没有堂而皇之的公开营业。

    起初,她是随便他们双方两厢情愿的,后来在吴秀兰的坚持下,才开始收取一般意义上的“贵妇人”的介绍费。

    收费服务的性质就变了,当然,没人去谴责她们,一个买青春,一个卖青春,各取所需也没人去告她们,告也没有用,没人有证据,有证据也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这个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