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会党造反是没有前途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乾隆二十三年,安西城外,一条大汉沿着城外的大道匆匆前行,此时烈日当空,大汉额头却不见几点汗水,轻轻一步就迈出丈许,可见此人身手着实不凡;行了数里地,前方出现在一座道观,观前观后古木参天,气象宏伟,观前一块匾额上写着“玉虚道院”四个大字,道馆门口立着两名道人。

    见到观门上的四个大字汉子面露喜色,加快脚步奔到门口和看门的道人说了几句,道人将他引入后院;到了后院又是一番景色,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端是一幅江南景致,院子中间是一座石亭,石亭中的石桌边坐着一个二十左右的青年公子,身着白色长衫,面如冠玉,似乎是个贵介公子,左手持一卷《庄子》缓缓翻阅,右手时不时的比划几招,那汉子乍一看还不以为意,稍一深思却发现这公子似乎是在练习一套高深莫测的功夫,如羚羊挂角浑然天成,不带一丝斧凿之气却给人一种避无可避的感觉。

    走到石亭跟前,公子身后的书童迎上去和汉子轻声耳语几句,把汉子送出院外安排好食宿之后又返了回来,脸上神色变幻不定,似乎还在想着汉子所带来的大消息;走到亭中把消息对公子说了一遍,公子微微点头,似乎那个听起来很了不起的消息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我知道了,心砚你先下去吧。”

    等书童退下之后,公子叹了一口气,“哎,还是避不开啊;你说穿成谁不好,怎么就穿到陈家洛这个废柴身上了呢?”,原来此人就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反清组织——红花会的少舵主陈家洛,不过现在在他身体里的早就是另一个灵魂了。

    陈佳洛也很郁闷,自己不就是在办公室睡了一觉么,怎么醒来就从一个高中政治老师变成了武侠小说中的人物,而且是自己最讨厌的角色——陈家洛,想当年自己看武侠小说的时候最讨厌的主角就是陈家洛了,活脱脱的一脑残啊,把反清的希望都寄托在乾隆身上,甚至不惜把自己最喜欢的妹子送过去,结果被人狠狠地阴了一道,受了打击马上怂了,也不想着报仇就龟缩在回疆像个小娘们一般哀怨,弄得几万人的红花会七零八落。

    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还略微兴奋了下,男人么,谁还没个武侠梦啊,谁知道上手之后完全不是他想象的那回事儿,他的师父天池怪侠袁士霄在武林中也是顶尖的存在了,但是据他观察这老头也没有能打到哪去,对上二三十号士兵还能去拼一拼,来个百十号人只有跑路了,和自己在电视上看的那些飞天遁地的武林高手完全不能比啊!

    到这个世界已经一年多了,自己每天都跟着袁士霄练武,想起小说里陈家洛的经历,自己去弄了本《庄子》每天琢磨,倒是把庖丁解牛的功夫悟的差不多了,这一年他的武功进展迅速,已经能和袁士霄拼个不相上下,比原来的那个陈家洛可是要强多了。但是一想到马上要发生的事儿就头疼,从刚才心砚给自己说的话来看,红花会的当家们现在正从全国各地赶来,想用江湖帮会中最隆重的礼节——千里接龙头把他迎上红花会总舵主的宝座;可是熟读史书的他早就看的清清楚楚了,打黄巾开始,无论是白莲教还是炮党,想通过教派会党造反成功都是完全没有前途的啊!

    他们之所以想把自己捧到红花会总舵主的位置上,不过是想利用自己和乾隆的关系恢复汉人江山罢了!这些人的政治思维还真是幼稚啊,弘历这小子已经是皇帝了,再造反还能有什么好处?至于红花会这些当家的,无论是无尘道长、赵半山还是黑白无常章驼子,你让他们去砍个人还行,制定造反计划这种高难度活儿可就完全抓瞎了。

    “少爷!先生让你过去呢!”,心砚进来行了个礼说道。

    “好,我这就过去!”,陈家洛收起书本跟着心砚来到后院的一间大屋里,大屋的墙壁上刻着一只巨大的围棋盘,三丈外的炕上坐着一位庄稼人打扮的老者,陈家洛坐上前去大礼参拜,“师父,您找徒儿来有何要事?”

    原来这个庄稼人打扮的老者就是陈家洛的师父袁士霄了,天池怪侠袁士霄眼神复杂的看了半天陈家洛,微微叹了一口气,“起来吧,过来和我手谈一局,看看你的功夫最近长进没有?”,说完不等陈家洛答应就捻起一颗黑子向竖着的棋盘上投去,棋子携着劲风深陷板壁,嵌在棋道之间的交叉点上。

    哎,你又下不过我,怎么还老爱找我玩这个?陈家洛站起身来走到炕上盘腿坐下,捏起一颗白子投了过去,同样嵌在了棋盘之上;俩人也不说话,对面墙壁的棋盘上不一会儿就布满了棋子。下到中盘袁士霄投子的速度越来越慢,每次投子之前总要长考一段,陈家洛倒是很轻松,袁士霄刚一落子就马上跟了上去,又是二十来手过去,袁士霄的大龙就岌芨可危了。

    和臭棋篓子下棋还真是折磨啊,袁士霄再次落子之后陈家洛假装内力不济将棋子投到了棋道交叉点之外;袁士霄见状呵呵一笑,“你不成啦,认输吧!”

    “师父棋力过人,徒儿甘拜下风!”,陈家洛笑道。

    “好了,不说这些了!”,袁士霄也有些不好意思,“事情心砚刚才已经和你说过了吧?你是怎么考虑的?”

    我能怎么办?陈家洛摸了摸脑后的辫子,俗话说得好,穿清不造反菊花套电钻,况且自己又附身到这个造反派大头目身上,除了造反就没有第二种选择了。陈家洛双手抱拳,“鞑子入主华夏已有百年,汉人饱受折磨,早已苦不堪言;徒儿每次摸到头上的辫子就夜不能寐,无时不刻想着恢复华夏衣冠!这次的事情徒儿自当扛起这幅担子!”新书上传,一天两更,求收藏求推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