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五二章 败者和胜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虽说已经是能做的都做了,现在只是在家里等消息,谈不上太大的心理负担,但汪孚林还是忍不住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该准备几个应对各方面情况的奏本。然而,想想过去那两天,他该出的风头已经都出尽了,他还是最终没那么勤快。至于程乃轩,家里虽说有媳妇有儿女,此时此刻却干脆窝在汪孚林的书房里,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最终还是程乃轩憋不住,站起身来想吼一声解解郁闷。

    可就在这时候,书房的门帘一下子被人撞开,进来的恰是连通报都来不及的刘勃。他似乎是一路小跑冲进来的,额头上隐现汗渍,这会儿甚至先平复了一下呼吸,随即就有些犹豫地瞥了一眼程乃轩。汪孚林知道,这是忌讳之前程乃轩不知道自己和锦衣卫那点勾当,可如今自己十有八九得走人避风头,程乃轩这个给事中却前程正好,不留下继续杵着那就可惜了,有些事总要交待人知道,他便微微颔首道:“你直说吧。”

    所谓的直说,便是前因后果一概都倒出来没关系。因此,刘勃就放下心来,直截了当地说:“陈梁刚刚送来的消息,说是已经有密旨送到锦衣卫了,张四维革职闲住,刘百川和郭宝这时候已经去张家了!”

    这短短几十个字里头信息量太大,程乃轩直接蹦起身来,先是大叫一声张四维竟然倒台了?紧跟着就突然别转脑袋死死盯着汪孚林,倒吸一口凉气道:“刘守有昨天才刚刚革职,刘百川和郭宝两个似乎就是到外东厂告他刁状的人吧?怎么他们那边得到密旨,你这就知道了,难不成……”

    “就是你想的那个难不成,别说出来。”汪孚林笑了笑,见程乃轩额头的青筋都快爆出来了,他就对刘勃做了个手势,等到人悄无声息退了下去,他才对用那种似乎在看鬼的目光看自己的程乃轩说道,“这事情之前没告诉你,因为用了点很不正当的手段。”

    废话,连锦衣卫这种天子亲军都居然和你勾勾搭搭,这可能是正当手段吗?

    程乃轩疯狂腹诽,可在汪孚林那淡定从容的目光下,他还是很快平静了下来——跟这个家伙做朋友,老一惊一乍会被吓死的。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开口说道:“张四维倒台,你最大的敌人算是就此消灭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看看宫里还有什么消息,然后卷铺盖回乡,养病去。”见程乃轩瞠目结舌,汪孚林大略说了说昨天晚上见张居正的经过,随即才笑道,“你们现在一个个全都进了京,我却要跑路走人,挺对不起你们的。只不过少了我这个靶子,你们的日子应该能好过点……”

    “放屁!”

    程乃轩虽说有的时候也挺无赖,但他出身比汪孚林好,程老爷可比汪道蕴靠谱太多了,这样良好的家教却让他本能地蹦出来这两个字,可想而知这时候他是货真价实气炸了肚子。他恶狠狠地瞪着汪孚林,恨不得把手指点到对方鼻子上去。

    “你把京城闹成这一锅粥,然后把我们几个丢这儿,你就想跑?危险的事情自己独自扛,一肩挑,有好处的事情大家一起上,哪有你这样的,有福同享,有难自己当,你以为自己是圣人么?”见汪孚林被自己骂得没声音了,程乃轩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上前压着好友的肩膀说道,“哪里就到了这地步呢?元辅能够破开之前遭疑忌的局面,这不是还靠的是你么?”

    “问题在于我太折腾了,如果接下来天下会改天换日,那么我还能安安稳稳当我的御史吗?呵呵,我还是回家躲两年。”汪孚林耸耸肩一笑,随即站起身来,对再一次目瞪口呆的程乃轩说道,“别这幅样子,我也只是随便猜猜……”

    汪孚林还能有兴致随便猜猜宫里那番角力的结果,张四维却没有。面对锦衣卫临门,面对那革职闲住的中旨,他满脑子想到的都是当初和自己私交甚笃,一直都在不遗余力提携自己,想要援引自己入阁的高拱。当初他在居乡期间听到高拱黯然被赶出京师时,还曾经矢志替高拱复仇,却没想到转眼六年之后,自己竟然重蹈覆辙!

    相较只顾着懊悔的张四教,张四维却还对登堂入室的刘百川问道:“冯保如今如何了?”

    刘百川倒也佩服张四维能够在大败亏输之后,照旧保持这样镇定的风度。然而,冯保眼下的情形牵涉到皇帝,他也并不是最清楚,这会儿只能含含糊糊地说道:“冯公公的情形不大好,奉了慈圣老娘娘懿旨,太医院的两个太医轮班守着。”

    尽管刘百川没说前因后果,但之前张四维下了死力气打听,小皇帝和李太后的那番母子斗法他还是探听到一些,也知道冯保好像有点损伤。然而,张四维绝对可以确信,自己之前获知的所有消息中,都绝对没有说什么冯保很不好这等传闻。也就是说,在他判断了冯保的动向之后,昨夜在他的视线之外,绝对还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而也就是这件事情,彻底让他丢掉了翻盘的最后一丁点可能。

    非常可能是小皇帝也同样不冷静,又做了什么非常离谱的事情!

    “大哥……”

    见张四教面如死灰,张四维就笑道:“岂能以一时成败论英雄,高新郑是没有儿子,只有嗣子,我张家却子孙兴旺,更何况我的伏阙为国为民,天下有的是有识之士,总不至于全都以成败看我!我眼下就启程回乡,你在后头收拾了东西,慢慢赶上,我们兄弟回乡再叙话!”

    尽管张四维说得豁达,但张四教和张四维之间就相差那么五六岁,自然听得出长兄不过色厉内荏,心中绝对不可能不失落不沮丧,只不过是用这样的方式宽慰他,同时也宽慰自己。他只能深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道:“是,大哥一路保重。”

    正如张四教想的那样,当两个小童紧急收拾了一些行李衣物,要跟着上马车时,张四维却吩咐他们把行李放进来,让他们随车骑马,不要上来。等到车帘一落下,单独相处的张四维那原本看上去坚韧到没有任何变化的脸上,就犹如被砸碎的瓷器一样完全破裂了开来。他将手完全埋在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